扫码阅读
手机扫码阅读

修炼 10 打破部门墙

284 2023-08-24

上一期讲到,

我正在稳步接手罗马尼亚团队的管理工作,同时,上级Rija因为腰椎的问题,把日常的工作大多交给了我。

Rija的上级Isabelle休产假去了,一去就是10个月。再往上是质量总监,远在英国伦敦的Paul,天高皇帝远,加上人非常好沟通,基本上不会多我的工作提出异议。

法国这边整个质量部门的工作,尤其是自动化测试和技术测试的工作实际上都交给了我来管理。


测试部门内部的风暴

“跟你说个事,别跟别人讲。”

我的头儿Rija病假回来,上班第一天很神秘的跟我说:“再过两个星期,Isabelle的产假就要结束,但是应该回不来了!”

“哦?咋回事呢?”

Rija是我的上级——技术质量部经理,

Isabelle是他的上级——质量部经理。

“CTO和质量总监觉得她的岗位完全没有必要。而且我早就说了,以她的能力,绝对不应该是我们的上级,她对业务和技术都一窍不通,只热衷于搞办公室政治。况且,她不在这段时间,我们部门比她在的时候,运行得要好太多了。CTO问了我的意见,我强烈建议把她辞退。”Rija是性格刚直的技术流,向来看不惯Isabelle那一套。

然而,就在两个星期之后,Isabelle满脸阳光地走进办公室,跟包括Rija在内的所有人亲热地打招呼。

CTO老大热烈欢迎她官复原职,她的办公桌就在我们身后,不一会,桌面上摆满了她的宝宝的照片。

Rija看得目瞪口呆,头也不回地闯进CTO老大的办公室,我拉也拉不住。

不一会,Isabelle也被叫了进去。

再过了一会,Isabelle面无表情地退出办公室。

再过了好久,Rija垂头丧气地出来。

Rija回到我隔壁办公桌,一句话没说。

下班的时候,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跟我一起走,聊聊。

他其实在两年前就跟CTO吐槽了Isabelle,内容是她除了搞办公室政治,搞得乌烟瘴气之外,没起到任何作用。

上任CTO做了回和事老,两边不得罪。公司很看重自动化测试,现在所有的自动化测试体系,这都是Rija从零到一亲手做起来的。

Isabelle确实对这一块一窍不通,但她在公司干了8年,从一线手动测试人员慢慢熬走了所有人,成为了质量经理,也算是老员工了。

这回是Rija第二次跟CTO逼宫:“要么她走,要么我走。反正我不会在她手下工作。”这是Rija在老大办公室里放出的狠话。

“老大咋说?”我问。

“老大说,他会帮我找份新的工作……”

Rija很快就办理了离职手续,Isabelle恢复统管手动测试和自动化测试,其中自动化测试全部由我来负责。

与上级势同水火的后果必然是下级走人,这一点已经被无数次证实,如果你是下级,无论上级是不是很差劲,无论你占多少道理,无论你自认对公司多么重要,无论有多少平级同事(吃瓜群众)支持你,无论你跟多高的领导告状。最终走人的必然是下级的那个。

Rija走后,(Technical QA)技术质量部经理的位置毫无争议的落在了我的头上,Isabelle急需扶持我顶替Rija,下面的外包团队对我也喜爱有加。我只提了一个要求:增加人手。因为毕竟走了一员资深的技术专家。而且我心里明白Rija的工资可以换来一整个海外外包团队。

Isabelle相当积极地配合。往后没多久就增加了白俄罗斯团队。

又过了大半年,Isabelle又熬走了伦敦的质量总监Paul,大好人Paul离职,Isabelle坐上了质量总监的位置。水涨船高,我也跟着成了质量部门经理。离我期望的质量总监的距离,似乎不远了。

看起来似乎Rija在一场斗争中败下阵来,损失惨重。但事实上,Rija很快就在另外一家大型物流公司里做上了IT部门质量总监的位置。既有有不错的平台,又有足够的空间任由他发挥。


也许这就是职场吧。在我们这些员工当时看来,觉得天大的委屈,天大的不合理,其实在一个企业的生命长河中,只是一朵小小的水花,很可能泡都不冒一个。

对于个人职业生涯而言,也没有绝对的对错输赢,很多时候,下一步走到哪里,是喜是忧,很难有个确定的盘算。

这样去想,在企业工作过程中,心态也许就会平和很多。

闲下来的好处,打破部门墙


我管理的罗马尼亚团队很给力,自动化测试体系有条不紊的建立,测试资产也在不断积累。

Rija离职,Isabelle完全不懂自动化这一块,所以自动化和工业化的事情全权交给我来负责,管理成本不高,我可以腾出手做我喜欢做的事情。

我有幸在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就曾悟出来一个道理,闲下来是第一生产力。

在游手好闲的日子里,我做了不少事,给不少人带来了好处。

第一件事,打破开发团队和测试团队部门墙。


我所在的测试团队,与开发团队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

怎么做到的呢?首先,厚着脸皮把办公位搬过去,坐在几个开发经理和team leader旁边。跟他们一起吃午饭,下了班喝啤酒,上班时候时不时开开玩笑吹吹牛。这些朋友虽然都是搞技术的出身,但是相处起来发现,不仅一点都不闷,相反比大多数人都更风趣幽默,上班不是件痛苦的事情,见到大家都情不自禁很开心。不仅如此,我跟远在罗马尼亚的开发外包团队也建立了很不错的关系,偶尔打个skype过去聊聊八卦是常有的事情。

当然不能是光傻乐呵,开发团队很头疼的问题之一,就是质量问题。其中包括性能不行;测试环境和测试数据混乱缺失;低级bug发现很晚,等到测试阶段发现bug,一查就是一大堆。

这正是我的工作啊,关于产品质量问题,一直保守客户诟病,也是研发部门的老大难问题。

我们前几天才因为性能卡顿被客户骂了一通,那正好有了解决性能问题的动机。我找了市面上流行的APM(应用性能管理软件)工具,为了保险起见,选了两个产品,New Relic 和 APPdynamic。在我管理的测试环境里部署了免费demo版本试用了一下,简经过单的筛查,就找出了几个严重拖慢性能的模块。另外,我正好也有个朋友在一个APM公司里做技术支持,我把他免费拉过来做了一次性能优化培训(作为交换,他会去宣讲他的产品。)

找到了病症,也找到了工具,这些开发经理最关心的就是这些东西啊。性能问题之前一直是三不管的状态,研发和测试互相踢皮球。我接手之后,逐步创造了必要的工作条件,能够让大家持续的关注和改进,大家心里都踏实了很多。

性能测试初步启动了之后,接着处理测试数据,在我的团队的帮助下,我们用ETL工具统一治理了测试数据,让开发团队有测试数据可以跑测试。这也让他们非常开心,这些事情往常也同样是属于三不管的状态,研发人员、测试人员还有业务人员之间互相踢皮球,生怕碰这些烂摊子,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给揽过来做了。

有一天,心血来潮,还给研发团队做了自动化测试的质量门,起因只是买了本《从0到1包学会Team Foundation Server 2012》,想上手操作一下。拉来一个开发经理给他演示质量门的原理,我吧嗒吧嗒讲完的时候,背后居然站了一排人。开发经理们当场决定就采用这种方式应用到所有研发团队。

质量门的建立,不仅仅是帮助开发部门更早地发现bug,另一方面,质量门让开发和测试人员频繁地在一起沟通协作,当自动化质量门发现bug的时候,程序员的第一反应是:

“诶,测试人员在哪里?我们一起看看哪里的问题?”


上面提到的这些,性能测试,测试数据还有质量门自动化,都是我作为测试部门主动把原来三不管的事情揽到自己手里,甚至是主动为开发部门做一些工作。让我很欣慰的是,这些工作得到了罗马尼亚团队的大力支持,他们因此也都成了开发团队眼中的红人。我就只管到处发邮件宣传工作成果就好了。

从这些事开始,开发部门和测试部门关系非常融洽,常常互相帮忙,有什么问题可以拿起skype就呼叫过去,很快就能得到反馈,我认为这应该算是打破了部门墙了吧。

打破测试和开发部门的部门墙可不是一件小事,只有这样,才让我们后来顺利建立起了TDD(测试驱动开发)。


下一期讲,如何打破测试部门与运维部门的部门墙。



想要了解更多,点击 查看原文

老袁: 敏捷转型咨询师、 Agile Coach、 作家。 B站Up主 《老袁讲敏捷》系列

39 篇文章
浏览 12.9K
加入社区微信群
与行业大咖零距离交流学习
软件研发质量管理体系建设 白皮书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