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阅读
手机扫码阅读

无“总”称谓与IPD(上)

60 2024-03-29

所谓的无“总”称谓,是指在企业内部员工之间不以职务相称,而是直呼其名,或者称呼其花名、英文名字等等。

在中国企业内部,尤其是传统企业、国企、事业单位中,很少直呼其名,一般会称呼其职务,如X总、X主任、X经理,对于没有职务的,年长的称为老X、X姐/哥、X老师,年轻的则称为小X……。因为在中国文化中对别人指名道姓是不尊重的表现。这些称呼背后反映的是权力距离指数:一种特定文化中重视和尊重权威的程度。

权力距离指数由荷兰心理学家吉特霍夫斯泰德提出来的。权力距离指数高,人们更尊重权威,雇员不敢反驳上司,年幼者顺从年长者,掌权者有更多特权,而弱势者也把权力分配不均视为理所当然,温顺地接受现状。权力距离指数低,人们更认同平等,学生会反驳老师,雇员直呼上司的大名,掌权者努力显得亲民和平等,总体氛围不鼓励对权威的盲目敬服,权威被认为是可以挑战的。

由吉特霍夫斯泰德的调查结果可以发现,俄罗斯、中国、阿拉伯国家、巴西等国家的权力距离指数很高,韩国的权力距离指数并不是特别高,但个人主义指数是所列国家中最低的,这也导致了2000年之前的大韩航空事故频发:

- 1987年,一架波音707在安达曼海坠毁

- 1989年,两架大韩航空分别在利比亚黎波里和韩国首尔失事

- 1994年,一架大韩航空在韩国济州岛发生飞行事故

- 1997年,大韩航空801号航班在关岛机场附近触山

- ……

1988-1998年期间,大韩航空同期的飞机损失率为4.79PPM,而同期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损失率仅为0.27PPM,可见大韩航空事故率之高。以至于在1999年大韩航空上海坠机事故发生以后,时任韩国总统的金大中发表了相关声明。“大韩航空的问题已经超出单个公司的问题,成为整个韩国的国家问题了,”他说,“我国的信誉已经不堪一击。”

大韩航空事故频发,韩国文化是事故影响的核心因素。受韩国文化传统影响,大韩航空飞行员间的“权力距离系数”过高,这使得副驾、工程师等下级不敢轻易向作为上级的机长提出反对意见,此外,航空界一直对“模棱两可”和“非直接表达”严令禁止,飞行员必须用直接和准确的语言和地面沟通,但出于对机长的尊重,韩语中更多采用模棱两可的表述,从而导致了大韩航空众多的事故。

801航班实施当晚机组成员之间的对话也证实了森严的等级文化对飞行员直接表达的影响:

- 工程师:“机长,气象雷达发挥了不小作用。”  实际意思:今天晚上并不适合目视降落,看看气象雷达吧,前方有危险,我们要不要做备选方案。

- 机长:“是的,的确很有用。”  机长意识:是闲聊,没有理解工程师想暗示什么

- 1时41分48秒,机长说:“打开雨刷。”随机工程师打开雨刷,此刻外边正在下雨。

- 1时41分59秒,副驾驶问:“不在视野范围?”他正在寻找跑道,但是没找到。

- 1时42分19秒,飞机下降到海拔高度730英尺,飞行工程师说:“200英尺”,副机长说:“错误的进近”,1时42分20秒,随机工程师说:“不在视野范围。”意思是说看不到跑道。副机长说:“不在视野范围,错误的进近。”依然没有明确表达需要复飞。

- 1时42分22秒,飞机下降到海拔680英尺,机头开始向上倾斜,飞行工程师说:“复飞”,机长说:“复飞”,开动力增加,速度开始提升,但为时已晚。飞机下降到海拔高度670英尺时,自动驾驶仪发出了断开连接的警告。GPWS的无线电高度指示继续说:“150……40……30……20[英尺]。”

- 1时42分26秒,飞机撞到了海拔660英尺的关岛尼米兹山。

2000年,大韩航空聘请了达美航空对其进行辅导,辅导人员做了两件事:第一项措施是要求全面评估公司所有机组人员的英语水平;第二项措施是将公司所有培训课程外包给一家西方公司。经过此次大变革,他们不再使用带有“非直接表达”的韩语,而是使用全球统一的英语作为工作语言。这既避免了语言上的模糊,又突破了传统韩国文化中的阶级等级体系。大韩航空现已被评定为世界上最安全的航空之一

原文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xODEwNDgyNg==&mid=2247484536&idx=1&sn=7cdb9d6cb1a1a5d3b48ef69d2d4f0a2e&chksm=f98cb7edcefb3efb4433a965a31bfa96843fae3ac70d9467e1d624e01725703de11db33c1a07#rd

研发管理/质量管理/创新管理相关知识及随笔

89 篇文章
浏览 7126
加入社区微信群
与行业大咖零距离交流学习
软件研发质量管理体系建设 白皮书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