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阅读
手机扫码阅读

IPD能解决卡脖子的难题吗?

54 2024-03-27

(文章稍微有点儿长,需要多花费大家一些时间)

前几天给某软件企业做IPD相关的咨询培训,有一位朋友问到:IPD能解决卡脖子的难题吗?这个问题在其他企业从来没有人问过,作为国产基础软件的领军企业,从该问题能够看到该企业员工的殷殷赤子情、拳拳报国心。在现场,我对该问题进行的简单的解释,但感觉有点儿没有说清楚,仔细考虑,这是一个涉及范围极广、跨度极大的问题,不能简单的用“能”或“不能”回答,也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清楚,现在我就用自己浅薄的知识,尝试着对这个问题做一个分析解答

“卡脖子”的字面意思是指用双手掐住别人的脖子,多比喻抓住要害,致对方于死地。

“卡脖子”技术指的是别人有但自己还没有的关键核心技术,找不到替代,缺了它就没法运转,就像被人扼住了咽喉、卡住了脖子一样难受。

2018年开始,中美正式分道而行,美国屡屡出手制裁中国科技产业,我们也俗称科技产业被人卡脖子。相对于欧美日等科技发达国家,很多科技领域的关键核心技术依旧是我们国家最大的命门,“卡脖子”的现象仍比较突出。中科院在十九次院士大会举行期间向全体院士发出了题为《研判科技大势 引领创新发展》的倡议书,其中提到,“要紧扣国家战略需求,分析和判断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突破口,找出制约国家创新发展的科技瓶颈问题”,正是认识到了在当前严峻的科技竞争形势下,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自主创新在国际竞争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在确定IPD能否解决卡脖子的难题之前,我们首先要对难题进行分类,以便进行IPD的适用性分析。

从人类创造活动的本质上来看,可以分为科学、技术、工程三类。

通常认为,科学以探索发现为核心,主要是发现、探索研究事物运动的客观规律,科学是人类在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过程中所创造的,是正确反映客观世界现象、物质内部结构和运动规律的系统理论知识。科学活动成果的主要形式是科学概念、科学定律、科学理论,是论文、著作,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公有的知识”,评价以学术水平为主要价值导向,注重国际同行评价。

技术以发明革新为核心,着重解决“做什么、怎么做”的问题,技术是在科学的指导下,通过总结实践的经验而得到,在生产过程和其他实践过程中广泛应用的,从设计、装备、方法、规范到管理等各方面的系统知识。技术活动成果的主要形式是专利、图纸、配方、诀窍等,在一定时间内是“私有的知识”,评价更多地参考专利数量和质量。

工程着重解决“做出了什么”的问题,工程是人类有组织地综合运用多门科学技术进行的大规模改造世界的活动,它除了要考虑技术的先进性和可行性,还要考虑成本和质量,做到经济、实用、美观,要考虑对环境的影响,以避免污染,它的成功有赖于多种科学技术的综合集成和科学的管理。工程活动成果的主要形式是物质产品、物质设施,一般来说是“属于”某个特定的“主体”的,评价更多地参考工程实体的质量和水平,技术和工程都注重应用部门、用户和市场评价。

解决“卡脖子”难题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种创造活动,也可以分为科学、技术、工程三类,其中科学是技术和工程的基础,技术是科学和工程的桥梁,工程是科学和技术的应用。“卡脖子”难题的解决需要工程技术人员的发明方面实现,并且是综合性重要发明,或者是新发现和基础性发明。

明确了“卡脖子”技术的分类及问题解决的难度,我们再看一下什么是IPD,它能做什么。

IPD是集成产品开发(Integrated Product Development)的首字母缩写,是一套产品开发的模式、理念与方法,致力于从流程重整和产品重整两个方面来达到缩短产品上市时间、提高产品利润、有效地进行产品开发、为顾客和股东提供更大价值的目标。因此,IPD为企业实现面向市场的技术研发和产品开发提供了一种高效协同的管理手段。

知道了“卡脖子”难题的分类,知道了什么是IPD,下面我们看看IPD能在哪些方面为“卡脖子”难题的解决提供帮助。

首先我们来看科学,有时候又被称为基础科学,就是大家都学过的,数学、物理学、化学、天文学、生物学、哲学社会学、逻辑学和文学。这些基础科学,他们的发展和新发现,是整个科技发展的根基。他们是科技文明的一块块砖,没有他们的发展,就没有我们现代各种先进武器和生活装备。基础科学的研究具有如下特点:

- 没有强烈的应用或使用目的;

- 主要依靠科学家自由探索,具有灵感瞬间性、方式随意性、路径不确定性;

- 短期效益不明显,需要长期积累;

- 探索失败是常态,失败的探索也是成功的基础;

- 需要自由和安全的环境保障科学家的创造性思维;

- 具有原创性,一般认为是技术进步的源头和基础。

由科学研究(基础研究)的以上特点可知,因为基础科学研究周期太长、失败的几率太高、成功不可预测,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应用IPD这一追求市场导向、高效协同以及及时响应的研发管理体系显然是不太适合的,并且其承担主体一般是科学家,而不是企业。法拉第发现电磁感应原理、麦克斯韦提出电磁波理论等都属于科学研究。

我们再来看一下技术研究,技术研究又被称为应用研究,是人们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依据对自然规律的认识,探寻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新原理,新手段和新方法的创造性活动。技术研究前承科学研究、后启工程研究(成果转化),属于创新链的中间关键环节,具有如下特点:

- 具有特定的实际目的或应用目标,具体表现为:为了确定基础研究成果可能的用途,或是为达到预定的目标探索应采取的新方法(原理性)或新途径;

- 在围绕特定目的或目标进行研究的过程中获取新的知识,为解决实际问题提供科学依据;

- 研究结果一般只影响科学技术的有限范围,并具有专门的性质,针对具体的领域、问题或情况,其成果形式以科学论文、专著、原理性模型或发明专利为主。

一般可以这样说,所谓技术研究,就是将理论发展成为实际运用的形式,技术研究往往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成果需要一步一步的熬出来,无法简单的用钱砸出来,更无法突击出来。技术研究有目标、有计划,有时间限制但有一定的弹性,需要在适当的时候做出评价。技术研究的选题和组织工作起到重要作用,一般情况下技术研究的费用较多,经费控制较松,有一定的保密性。技术研究的主体可以是科研院所,也可以是企业。西门子制成励磁电机、赫兹制成电磁波发生装置等都属于技术研究。

由于技术研究具有目的性、时限性和资源费用的约束,需要一套高效的流程方法来指导技术研究工作的展开。此外,“卡脖子”难题并不是表现在某一个技术点上,往往表现为一系列的技术问题,是一个系统的、完整的事,需要有单位牵头,进行系统管理和统筹规划。而基于IPD的技术管理,包含了技术规划、技术开发及团队管理相关的内容,可以为“卡脖子”技术的系统规划和管理提供有效的支撑。因此,可以将IPD的技术管理部分的流程工具应用于“卡脖子”难题的技术开发管理中。

最后看一下工程,工程研究又被称作开发研究,是利用应用研究的成果和现在的知识与技术,创造新技术、新方法和新产品,是一种以生产新产品或完成工程技术任务为内容而进行的研究活动。西奥多.冯.卡门说“科学家研究世界的本来面目,而工程学则创造不曾有的世界”。工程研究具有如下的特点:

- 具有明确的目标计划,工程研究往往通过项目形式达成预期成果,目标清晰,过程具有很强的计划性;

- 具有严格的时间要求,不仅项目完成时间有严格的要求,并且对过程中关键节点时间有严格的要求;

- 需要各方面协调配合,更注重组织和集体的作用;

- 费用投入大,费用控制严格,工程研究项目涉及人员、物料、设计、验证、认证等多方面的费用投入,对过程中的费用有严格的控制,费用约束是工程研究项目的强约束条件之一。

- 保密性强,工程研究项目是公司竞争力所在,是企业盈利的主要载体,开发过程需要严格保密,避免给企业造成经济损失。

“卡脖子”难题的解决,最终要落实到具体的产品或生产工艺中去,并需要通过经济的、有市场竞争力的方式落实。需要有强有力的龙头企业代表市场去推动后面的产品技术、工艺流程的整合,并能够带动整个产业链不断的进行产品、技术升级的升级、创新,保证其在与国际一流企业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这种企业不仅要具有一流的技术能力,还需要具有一流的研发管理体系来保证企业的持续创新能力。只有在关键行业中具有这种当量的企业,我们在国际竞争中才能有一个抓手。

IPD作为第三代研发管理体系的代表,实现了市场管理、产品开发管理与技术创新管理的有机融合,兼顾了市场导向、开发效率和技术创新的方方面面。IPD在企业的应用,能够更好的帮助企业整合各方面的资源、引领产业创新、提升研发效率,最终可使企业具有与国际一流企业同台竞技的能力。因此,在工程研究方面,IPD能够为“卡脖子”难题的解决提供有力的支撑。

总之,IPD作为一套技术研究和产品开发的模式、理念与方法,它不是万能的,不能够保证解决所有的“卡脖子”难题。但IPD在科研院所或企业的推行,可以让技术研究、工程研究具有更好的市场导向和研发效率,还能够通过严谨的规划来保证方向的正确性,从而为这两方面“卡脖子”难题的解决提供有力的支撑。

原文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UxODEwNDgyNg==&mid=2247484128&idx=1&sn=abd769637d12636fc6f08b555609e125&chksm=f98cb175cefb3863ad2f45e31c6ea1f4ba617023725c90e998f9d9a6ffe894b98e22f3bc50f6#rd

研发管理/质量管理/创新管理相关知识及随笔

89 篇文章
浏览 7230
加入社区微信群
与行业大咖零距离交流学习
软件研发质量管理体系建设 白皮书上线